Everybody Finds Love

私物仓库+碎碎念

[牛及]水火不容

交作业

去年抽签抽到的关键词联文

因为各种原因拖到现在才挤牙膏一样挤出来

角色崩坏,请不要打我,把牛若样写的太中二了……

======================


七大不思议像是传统般出现在每一所学校,那些未知神秘还带着点刺激的话题,成为学生们无所事事时最佳的谈资,这点连白鸟泽也不会例外。

除了会动的名人画像、突然出现的13阶楼梯这些老掉牙的玩意,最近出现了被称为“牛岛的钱包”的新·不思议传说,悄悄在当事人背后热议了起来。

事情缘由要追溯到某位善于观察或者称其为闲出病的家伙,碰巧撞见牛岛在夕阳笼罩的操场上盯着自己的钱包,嘴边竟然挂着一抹笑意。惊慌失措下,他在学校的地下揭示板,发了名为“怪童的钱包里到底有什么?”的帖子。

任何知道牛岛若利名号的人,想象他笑着的样子,都会禁不住抖三抖,加上牛岛在校内可是名人,帖子很快受到大量关注,紧接着,陆续从学校各个角落冒出更多的目击者。

在图书馆,盯着钱包。

在排球馆,盯着钱包。

在放学路,盯着钱包,突然把钱包砸到地上,又捡起来掸了掸灰。

咦,最后一个好像哪里不对,先忽略不计……

“莫非怪童谈恋爱了?”

有人提出了质疑,立刻遭到了广大群众的否定。

不可能不可能,那个面无表情目中无人终日埋头练球的排球笨蛋,简直不能想象他和排球以外的东西谈情说爱的样子,绝对是惊悚到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场面吧。

“谁去问牛岛借钱包看看?”

又有人出了个馊主意。

“你行你上,不行别作死。”

再次被否决。

这帖子扒到最后就如同所有的八卦帖一样虎头蛇尾,无疾而终。但牛岛的钱包里藏着恋人的相片,这个夸张的说法却莫名其妙地流传开来,慢慢扩散到周边与白鸟泽颇有渊源的几所学校去。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噗呼呼,啊哈哈哈。”

“吵死了!”

岩泉忍不住冲前方那个颤抖着的褐色脑袋砸出了手里的球。

“痛!”及川闷哼了句,慢慢转过身,用力用运动外套的袖口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泪水,摆出委屈的表情:“好过分啊小岩。”

“别假哭了。”岩泉弯下腰把反弹回来的排球捡到球车里,“有空看别人的八卦还不快来收拾。”

“诶~~但这个真的超有趣。”及川笑意未收,脸颊还鼓鼓的,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把手机递到岩泉面前。

岩泉多少也有点好奇,凑上前去。

“白·鸟·泽·主·将·的·钱·包·里·放·着·恋·人·的·照·片。”

及川随着岩泉的视线,一字一顿地把短信的内容念了出来。

“噗。”

“看吧看吧,小岩也笑了!”

“啰嗦!”

岩泉用肩膀挤开及川,推着球车往前走。

“女生们的情报网可真是了不起呐。”及川在后面依旧兴致勃勃,“收到了本月最佳笑话。”

 岩泉暗中摇摇头,努力抹掉脑海中隐约浮现出的,牛岛深情注视着钱包里恋人相片的恶心模样,清了清嗓子:“及川你也太过在意牛岛了。”

“为了打倒他,任何关于他的情报我都不想错过呢。”

“想打败他,关注他的排球好了,热衷无聊的传闻有什么意义。”

“小岩这你就不懂了。”及川晃着手指,满脸得意,“要是能发现小牛若的软肋,比赛时当着他面爆出来的话,一定会让他有所动摇吧。”

说完,他点开短信里附上的,像是揭示板的网址,不一会再次爆发出了笑声。

“……”岩泉的眼角抽动了下,“真是恶劣的手段,不愧是垃圾川。”

“多谢多谢。”及川厚着脸皮收下亲梅竹马所有的嫌弃。

“才不是夸你。”

岩泉叹了口气,“你是青城的主将,我不会多加干涉你,只是有一点想告诫你,过分把精力放在牛岛身上的话,小心有一天被他牵着鼻子走。”

及川轻快地说安啦安啦你以为我是谁,还冲岩泉摆出招牌的不二家表情。

当时他只觉得岩泉太过操心,便随口应付了事。却未料到,这句话,差点就成了真。

 

被排球包围的时间总是走的很快,转眼就迎来了一年一度的情人节。

今年的情人节恰逢周末,这让及川心中暗喜,不用去学校面对女生们热切逼人的目光,也不用去排球部饱受众人嫉妒羡慕恨之下的毒舌,实在太棒了!

他精神抖擞起了个大早,按照自主练计划跑了一个多小时的步,回家正准备按门铃,妈妈就开门把一张满满的购物清单贴在了他的脑门上。

离家较近的大卖场有盛大的减价活动。

虽然他搞不懂只是情人节而已,为什么连家庭主妇们都受到了照顾,但并不介意再去跑个腿。

因为周末的关系,街上比往年的情人节还要热闹,商店里放着各种时下流行的情歌,旋律掺杂在一块儿,反倒显出几分喧嚣。熙熙攘攘的情侣们低着头自顾自倾吐爱语,他们与及川擦肩而过,无一不是旁若无人的姿态。

这让及川忽然回想起几周前,关于牛岛有恋人的那个传闻。

他想牛岛现在或许也混迹在这茫茫的情侣之海中。如果碰巧撞见了领着女友的牛岛,他肯定会忍不住走上去好好嘲弄一番的。

不过及川从来没觉得自己有心想事成的好运气,尤其对着牛岛。毕竟你看,想赢他想了好几年,从来就不曾实现过。

越渴求,越得不到。

因为啊,命运最喜欢做是事,就是跟你开玩笑。

于是这一回,命运又冲及川开了个玩笑。

在超市某个货架前,及川遇见了牛岛。

当时及川盯着琳琅满目的商品,正仔细对照清单上写的文字挑选购买对象。有人从他身后伸手,从他头顶高处拿走了几个瓶瓶罐罐。

及川只是惊讶,这年头比他高的人并不多,所以下意识地回头。

两人的视线在短暂的虚焦后撞在了一起。

“啊……”

“及川?”

还没等及川有所反应,牛岛已经率先叫出了他的名字,及川仿佛先落败一程般不爽起来,心中寻思如何反击,最终还是扯起嘴角冷冷地冲对面的家伙招呼了句:“小牛若,真巧啊。”

“说了别这样称呼我。”

果然引起了对方的不快。

“小牛若来超市做什么?”及川对牛岛的不满视而不见,不如说牛岛的不开心才能让他开心,所以他把同样的内容又换了个方式再提问了一次,“小牛若这样的人居然也会来超市?”

“我来超市有什么奇怪的吗?”

牛岛的表情毫无变化,像是根本没有察觉及川的尖刻,他径直走到及川身边,从货架上又拿了些东西。

及川打心底觉得牛岛是个让他难以应付的家伙。

不知是因为神经迟钝,还是心理素质优异,对自己施以的挑衅牛岛总能以一张扑克脸化解,及川缓缓舒了口气,见对方没反应,也只好装作若无其事,重新看起手中的购物清单。

“及川。”

突然,牛岛低低的声音贴着耳边响了起来。

这让及川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侧过头。发现不知不觉间,牛岛和自己靠得很近,肩膀快要贴上肩膀,他慌忙向旁边移了一小步,拉开让人安心的距离。

牛岛并未被及川露骨的嫌恶影响,表情仍旧淡漠,“现在不是在球场,所以你没必要像刺猬一样和我相处。”

诶?

及川先是被这奇怪的比喻搞得有点懵,短暂的消化后,他把这话理解为“来自牛岛的找茬”。

“原来小牛若也知道我不喜欢你啊。”及川反唇相讥,“我还以为你人如其名。”

和牛一样钝。

“当然,我很理解你对我的态度,换做是我,也无法对从没赢过的对手和颜悦色。”

牛岛无论面对谁,总以理智到可怕的态度,说出些不留情面的话来。即使知道他说的是事实,或者说,正因为他说的是事实,才会更让人恼火。

“啧。”

所以,及川在遇到牛岛瞬间就绷紧的弦,这下彻底断了。他伸手一把抓起牛岛的衣领,猛地把对方拉向自己,凶狠地瞪了过去。

“你想打架是吧?”

牛岛出于防御本能握住了及川那只手,他仗着微弱的身高差,冲及川投下目光。

两人维持了这个姿势至少有30秒,直到经过几名路人大婶,向他们指指点点。

“及川,冷静点。”牛岛终于缓缓开口,“校外违纪,队伍会被取消比赛资格。”

像是被这句话触动,及川怔了怔,找回了差点失去的理智,但他仍是不甘心,又用力揪了下牛岛,让对方不得不和自己平视。

“小牛若要得意,也只有趁现在了,马上我就会打败你。”

牛岛闻言挑了挑眉,像是要说什么,最终只留下只字片语。

“那我拭目以待。”

“哼。”

及川不想继续纠缠,他放开了牛岛,却发现手还被对方紧握在掌心,刚才正在气头上没有察觉,现在才感到牛岛烫人的体温透过皮肤的连接处传了过来。

“喂,放手啊。”及川抬抬下巴示意。

“抱歉。”牛岛垂下眼看了看,慢慢松开手,脸上竟然闪过一丝遗憾的神色。

可惜及川只在意着被握得发红的手,没能注意到牛岛奇怪的举动。

“你也帮家里跑腿吗?”

没了之前的硝烟弥漫,及川也能和牛岛扯些家常

“双亲最近在海外出差,我自己做饭。”

“WOW~小牛若居然还是个会做饭的新好男友,那今天这种大好日子怎么不和女朋友呆在一起。“及川打趣到。

“男友?女朋友?”牛岛捕捉到了几个奇怪的词,表情总算有了变化,他皱起眉望向及川,“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看起来牛岛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传闻,这让及川起了玩心,他笑嘻嘻地说没什么没什么,不想打草惊蛇。

所幸牛岛对排球以外的事都不上心,没有追问下去。

而另一方面及川却在心里打起了别的算盘。

他跟着牛岛到处晃悠,四处张望,眼角瞄见一个布置华丽惹眼的货架,随手拿了件商品下来。

“呐~小牛若,我有想买的东西,但是没带够钱,借我点吧?”及川晃了晃手里的东西。

“嗯?”牛岛看到及川手里的东西,忽然愣在原地。

“不会那么小气吧,牛少爷。”及川看人没答应,心生焦急。

但牛岛还是没说话,只是若有所思地盯着及川,盯得他背后发毛。

“盯着我干吗?”

牛岛看似困扰地揉了揉自己的前额。

“要我送你巧克力的话,可以直说。”

“呃?”

及川闻言,忙看了看手中的商品,包装上巧克力几个字赫然印入眼底。

要换做平时,他肯定忍不住冲牛岛吼“男人干嘛要男人送巧克力,小牛若你的发散思维太恶心了”之类,但现在及川桑有着重大计划,为了成功实施,他可以接受一时的忍辱负重。

“啊啊,总之小牛若拜托了!”及川感觉自己假笑地快要面部抽筋了。

眼见牛岛一脸趾高气昂地拿过及川手里的巧克力,放到自己购物篮里,往前走时还不忘对着及川丢下一句,“跟着我。”

及川气得牙痒痒,偷偷在牛岛身后做了个鬼脸,刚才能克制住甩手走人的冲动已经让他对自己的忍耐极限有了新的认知。

紧紧尾随着牛岛到了结账台,见牛岛从口袋里掏出钱包,及川的眼神闪过一丝狡黠。

没错,那个才是他的真正目标。

传闻中怪童钱包里的恋人照片,就由我及川徹来让真相大白吧!

瞅准牛岛掏钱的瞬间,及川故意用力撞了牛岛一下,钱包就从毫无防备的牛岛手里飞出,轻轻掉在地上。

“啊,对不起。”

及川赶忙弯下腰。

“喂!别捡!”

头顶传来的声音,带着及川从没听过的紧张情绪。

牛岛也几乎在同时俯下身,可惜终究比不过蓄谋已久的及川来得反应迅速。

及川捡起钱包后很快被牛岛抢了回去。

哪怕只有霎那,大概数秒的时间,也足够让及川看清牛岛的钱包里放了什么。

很遗憾他没能摆出原本想象中的得意表情。

不如说他已经完全呆滞住了,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而牛岛则阴沉着一张脸,匆匆给一脸莫名的店员付了钱,回头瞧着及川还没缓过神,就伸手扯着他的胳膊走出了超市。

两人跌跌撞撞,拐进了一条人烟稀少的小巷,及川这才回过神,使劲挣开牛岛抓着他的手,连蹦带跳后退了好几步。

“那是我的照片吧!”及川瞪大眼张着嘴,满脸的不可思议。

牛岛瞥了他一眼,一言不发转身就想走。

这次换及川着急了,追上去拉住牛岛。

“别闷头不出声啊,解释解释,为什么我的照片会在你的钱包里?那是北一的时候吧!那次大赛受赏时拍的!”

牛岛听着及川的滔滔不绝,闭起眼重重叹了口气,然后忽然抓住及川,用力把他按到了墙边。

“痛。”

背部被坚硬的砖墙咯得生疼,及川张嘴就想骂人。

“混……”

“为什么你不来白鸟泽?”

满腔怒火还没发泄,就被牛岛没头没脑的话硬生生堵了回去。

“我没来白鸟泽跟我照片在你手里又有什么关系?!”

及川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了,深觉自己的思维跟牛岛完全不在同个频道。只是平常懒得和他多言的牛岛,现在却说个不停。

“当年的比赛,我已经让你见识了我的力量,我本认为,以全国为目标的你,一定会来我身边,可是你却没有。”

“我想或许你选择了放弃,但我看到这张照片时,你的那种眼神,那并不是失去斗志的眼神。”

“所以我搞不明白,为什么你没有选择白鸟泽,选择为我效力。”

及川听完牛岛自以为是的长篇大论,不怒反笑。

“因为你是我想打败的人啊。”

“你不想去全国吗?”

“废话。”

“想去全国,到我身边才是最快的捷径吧,及川,你真是让人搞不懂。”

闻言,及川轻声笑了起来。

“因为啊发现了一条更美味更美味的道路,那就是……”

“打败你,去全国。”

牛岛逼近及川,他们在沉默中对峙,甚至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见自己的倒影。

“是吗……”

牛岛眯起眼。

“看来我只有一次次打碎你的幻想,让你彻底明白我的强大,才能使你屈服于我了。”

说完他松开了及川,再次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抽出那张照片塞进及川手中。

“已经,不需要了。”

说完便背过身,不再停留。

“喂,小牛若。”及川却在身后叫住他,“别露出那么寂寞的表情嘛,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一定会回礼的,会送给你青城夺冠的照片。”

这一次牛岛没有回头,他扬了扬手,“梦话等睡着了再说,现在的你们,还做不到。”

“别太笃定,如果你打一辈子的排球,我就算花一辈子的时间也会想办法打败你。”

及川大声喊到。

牛岛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拐角处,及川并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自己说的话。

今年的情人节正值周末,街上比往年热闹许多,商店里放着各种时下流行的情歌,熙熙攘攘的情侣们低着头倾吐爱语,旁若无人。

牛岛静静融进这片喧嚣的人海里。

他在今天失去了对他来说曾经很重要的照片。

不过他觉得这已经没关系了。

“一辈子吗,那还真是值得期待。”


==================================


抽签结果:



评论(7)
热度(30)
© Everybody Finds Love | Powered by LOFTER